心情随笔

退役了……

Posted on

2017年10月22号第三届CCPC哈尔滨站,第二次代表学校出去比赛并且第二次打铁……

即便是现在了,我依然是心如刀割……

许颂嘉卡题卡了4个半小时,说句心里话,我无法完全掐灭她的失常发挥间接导致比赛打崩的想法。
但理性的我还是很清楚,这也并不能完全怪她

因为我对数学不是很敏感,没想到素因子,如果我能对了解一点数学就好了,尽管只是一点……
因为我们的团队配合有问题,我一直在怼我的题,要是我能抽出点时间一直帮许颂嘉解决这个问题就好了……
因为比赛前我并没有把许颂嘉的一些问题指出来,她写代码会写的很长很乱我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但是当初都A了再加上她自己手速挺快我也没有说什么,现场赛让我帮她看代码就真的很致命……
因为没有正确发挥陈雨情的作用,老实说,陈雨情虽然菜,特么的经常读错题让我白写,但是在考虑问题方面往往比我们两个都全面。这场也是的……打到一半才让她看……
因为我太菜了,要是我能先比她出一个题,不仅可以鼓舞士气,说不定手速快点还能拿银牌……但是在后期我急了,应该说是很焦躁,导致最后一题很明显的随机化解法我都没有想到,只是给了它三分钟时间,就说了一句,“好难啊”就继续帮许颂嘉想了……
因为我们没有把题目全看完……一些我可以写的题目我没有去看……

现在来看,已经知道难易系数的我重新再来写这套题的话,至少四题的可能性蛮高的。
当然素数筛我需要模板……

然而就结局而言这跟我想得差距真的是太大太大,尤其是当我看到局势几乎已定的时候,当许颂嘉还在边怼题边叫我们想其他题目来挽回局势的时候,那种无力感真的让我整颗心都在滴血。
回想起最初暑假集训开始,我跟她们说我的目标是能拿银牌……我跟她们说失去女队的代价我一定会尽全力补上……许颂嘉也说已经拿到铜了,想拿银,至少不想打铁…………………………………………………………………………

好烦…………好累………………好痛苦……………………

吕倩学姐倒是安慰许颂嘉说牌不重要,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学到什么。
这句话真好听啊。
话是这么说,但是我没有给我自己一个交代,没有给我队友一个交代……
只有我自己最清楚我自己的学习过程,在别人眼里,我就是这两届ACMer里的最后的百分之四十。

不过或许我可以用其他单挑的方式去证明我自己,比如CF红名??这倒是可以,但我也已经没有太多精力拿去刷题了。甚至周赛都已经不是很想去了……

如果只是关于退役感想的话,已经没有其他想说的了……硬要说的话,其实还有几个

  • 学那么多高级算法有什么用,还不如多打CF,多写几道思维题
  • 团队配合真的真的真的很重要

当然,我不会忘记这份痛楚。

最后先心疼一波金汶,再由衷的祝福薛昊他们能拿到好成绩。
毕竟薛昊的努力我也是一直都看在眼里。

The End

心情随笔

悲伤的故事

Posted on

今天老友跟女神走一路,赶着上课的时候老友喊了我一声。
我回头看了一眼,因为要迟到了就没回应。
老友后来跟我说,女神问她

“你刚刚喊的人是谁啊”

完。

心情随笔

记6.11集训选拔赛

Posted on

有点烦躁,
今天是第二场集训队选拔赛,结果真的是比较出乎我的意外。
我以为一切都会进展顺利,但是一旦写到这些基础题,我的漏洞就全都暴露了出来。
lcs不会求,最长非减子序列没有反应过来,java大数不会用……
卡题越來越多,持续时间越來越长……最后心态完全爆炸,a了多重背包模板题之后就再也没有过题了……

看着前面一片气球和我自己面前的一个,有些怅然若失。
基础不行,高级知识也跟不上,总觉得我现在的地位越来越尴尬了。

打完比赛之后跟何锐苦笑,他也只是叫我回去好好刷回来就好了。
也许他们心里并不会怎么在意我,也许他们已经……或许我本来就不应该在意他们的看法,但是……
就是很难受……

为什么差距还是这么大呢……

如此想着,我强迫自己去刷题,去补回来,然而现实也是,无法立刻马上地A掉,欧拉图那个花了我很长时间,上网找了一下题解,发现跟我的代码只有记录顺序的不同……无法理解,我可能需要查看一下他的数据……

因为没办法很顺利的A题,我总是会写一会摸一会鱼……我想这可能就是我跟金汶他们之间的差距吧,之前看金汶验题的时候那种专注真的是我没有的,我会想着,他们上厕所是不是又是做些事情,写不出来怎么办,完全的压力下我的脑子真的无法运转,这些真的是没有必要,就好像现在我的话也说不完一样。

我也不是在给我自己找借口,我之前说的那些我真的不会,我是个菜鸡。然而我还花了很多时间去搞现在这个博客,我还想好了以后搞系统,以后搞内核,以后还想帮俱乐部搞一个oj。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之前欧阳立转发的一个求职说说里说的,我只是在公交车上跟一个妹子不小心擦了一下,却连孩子去哪上学都已经想好了……

前天也就是6.10(现在是6.12凌晨,我只有在周围没有任何人的时候会写这种东西,不过写完之后就无所谓了……)李总说的,从大一开始,当我进入暑假集训队的时候,我对我的目标就不能有任何的怀疑。事实上我並非如此……(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我也知道我在这方面知道的太多……)哎,也不知道现在李总是怎么看我的……不过或许根本不会在意我吧…… “来就来,随你自己”???

另一方面,不知道另外两个妹子又是怎么看呢……
(如果你们看到了,求你们别吹我了……

今年暑假的计划是能把图论,数据结构,DP多学一些,尤其是DP,现在面试也考得多, 不亏。但实际量是非常非常多的……压力挺大……

距离暑假集训还有不到20天,只能说多努力吧……别干其他事情了,没时间了!!!

2017-06-12 02:17:08 星期一

心情随笔

第八届蓝桥杯有感

Posted on

May 28 是蓝桥杯国赛,25号晚上就出发了,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搞得我也没有更新博客。
现在可以说是冷静下来了。很幸运地,我拿了全国第六的一等奖。这真的是我进入大学以来第一次力压诸位大佬 以前都是被大佬们打出屎来的,~~相信以后有很长时间也无法改变……因为那显然的差距~~。

先说一下我的个人情况,写题的时候,意外发现除了最后一题都是我熟悉的。这也是我所说的幸运的原因,是的,运气的成分我觉得很大。以下是我的写题情况。一共六题。

  1. 水,输出36进制的"MANY"的10进制形式
  2. 搜索题,有两块 1×2 的砖头,颜色不同,要求填满 3×10 ,其中有点特殊要求就是不能出现 “田” 字形式的同色。这道题我很煞笔,他给的样例是 3×2 的情况,我 “灵机一动” ,由这 3×2 去递推 3×10 不就好了???
    结果到最后我还没反应过来我的愚蠢……
  3. 水,模拟转圈纸上画画就可以得出来
  4. tarjan 求强联通裸题,可惜我把模板忘了,因为只有一个环,所以就用LCA求了一下。
  5. 分段DP。华农邀请赛第一题的加强版。不知道那天跟我去华农的小学弟写的怎么样……
  6. 不会写。写了一个大暴力,测了几组数据后发现一个奇妙的规律:
    • 如果一个节点的度数是 2 ,那么答案就是 总边数。
    • 否则答案为 2×边数/度数
      (规律的正确性无法考证,赛后看群里大佬讨论说应该是高斯消元,没有具体学过,也没想到……

就是这样,无论是求强联通还是简单的DP我都是会写的。但要是出个分块,轮廓线,那就是大佬的专场了,根本没有我的事……

这就是现状,我的技能加点比较杂乱,很多都会一点,但如果要深入一些,就没我事了。
像Yasola图论写的这么多,之前我写 2-sat 专题的时候偶然发现他的 POJ 帐号,发现我现在写的图论题他在去年暑假基本都写过了……

WA的一声就哭了……

再说到我在去年暑假把十几天的时间分配到数据结构,学到线段树的什么扫描线就停了。去年暑假的时候我们那个队伍的数据结构也是我包的……然而现在 doge天海都搞些什么主席树,树套树……

mather fuck???

现在的队伍DP也没人写……而且以后找实习貌似DP经常问,我想我也回去了解一下…… ~~不如说现在就有尝试去了解过了~~

然而可笑的是我现在说的都是一些算法相关,ACM相关。最近经常逛V2EX,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一下子有凸显出来了。以前我还觉得,怎么说也要在大三找实习之前把CSAPP读完吧……然而现在看来非常玄,~~问了一下绿爷那个老混蛋居然说没看过,~~就我现在来说,除了传统算法非常非常非常勉强拿得出手以外其他就是一无是处了……问了一下学长我估计也是除了传统算法外就没什么研究了……~~这样真的行么??~~

我想我可能把太多时间纠结在加点上了,在ACM上也是,在技能栈上也是。

前路漫漫,还有一个月就要暑假集训了,希望自己能不再迷茫,能尽快找到突破口。

心情随笔

关于大学学习的自我认知

Posted on

我现在大二 感觉写这种东西有点晚了 感觉自己写这种东西有点不太符合自己的年纪了 有些人从高中甚至初中就已经察觉到了 而我现在才十分清晰地看到这个事实

刚进大学的时候,第一堂课便是军训 军训还是那个样子 忍一下就好了 然而在中间的一段时间 拉歌的时候偶尔要求有人出场去才艺展示 我发现我什么都不会 军训中期有个中秋节晚会 我发现我什么都不会 偶然听见隔壁寝室有人已经在敲代码 并且以竞赛为目标 我发现我还是什么都不会

我发现我除了看电视看电影看动漫打游戏以外 还有高中的知识 我什么都不会

是的了 从一开始 我说的难听但非常形象的 中国的教育就是一个工厂 我们如果不是自己去探索挖掘自己 那么我们就是工厂里出来的原原本本的产品 你会发现 除了那些可有可无 唾手可得的兴趣与能力外 你跟别人一模一样

所以说我感觉我在大学之前都觉得自己很失败 一方面是父母和老师的原因(虽然这样说不厚道 但这是事实) 他们没有认识到 或者他们根本不肯跟我说这种事情 只是要求我成为工厂里的优质品就好了

回到现在 都已经上了大学了 然而有些人还是以高中的学习方式在生活 上课,写作业 上课 写作业 认认真真听课 原原本本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 我想我一开始也是这样的 但我现在基本上都会嗤之以鼻 在遇到现在这个线代老师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我们现在这个线代老师 有一个口头禅 并加之一个习惯 “抬起头” 然后停顿一下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打心底里想要照顾到所有学生 但我觉得这种行为真的十分煞笔

想学的人都急着你快点讲 不想学的都嫌你烦

顺便补充一点 现代只上8周 大概150页的样子 现在4周已经上完了 刚讲完45页 我现在特别想出一道题 问问各位同学 以这个速度 这个老师要每节课拖堂多少时间 或者以多少的时速开飞机才能按时讲完

然而无论是哪一个 我都觉得太愚蠢了 她讲的奇慢无比 再加上一大堆废话 十分标准的高中老师 然而她一节课两个课时讲的东西 我睡个觉看下书写点题就完事了

所以我说 认真听每个老师讲课真的是劣牌中的劣牌 到了现在 没有人会管你 只要你的结果达到 不论学习过程 而像我这样的线代老师 效率低的可怜

还有一些思修 马哲 毛泽东 你要考研要听一下也就算了 无脑认为学校为你布置的课程都有其存在的意义的人 我只能投以怜悯的眼神

到现在为止 感觉我的课程都在自学 除了点名签到麻烦 没什么不适应的

大学给了我些许自由 我要拿它将自己发展成为一座工厂的“异类”